主页 > O心生活 >「很不 OK 啦。」只谈「感觉」无法让人身历其境,TED 讲

「很不 OK 啦。」只谈「感觉」无法让人身历其境,TED 讲

归属:O心生活 日期: 2020-06-11 作者: 热度: 688℃ 321喜欢
「很不 OK 啦。」只谈「感觉」无法让人身历其境,TED 讲

绍暐,人很直率也很真诚,说话简洁有力不拖泥带水,请他推荐一部院线片,他会说:「很好看,快去看,没去看的话,你会后悔。」再细问他这部电影哪里好看?他又会说:「就是很好看啊!快去看。」「我跟你担保一定好看的。」

如果问他跟其他电影相较哪一部好看?他会说:「都很好看。不同特色,各有各的好,没去看的话你会后悔。」我们几个朋友以为他不想剧透,也就不好再多跟他问什幺。久而久之才知道这就是他说话的风格,说话点到为止,话说了就好,别人领会到什幺并不重要。

另外,绍暐相当地有时间观念,週一到週五,都会提早二十分钟出门买「在地第一豆浆」,他会特意跟穿着红色围裙胖胖的阿姨买,我问他为什幺一定要跟这位阿姨买?他说:「我就是喜欢跟阿姨买。」我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幺了不起的吗?这有什幺稀奇的呢?不过就是个人的偏好。」绍暐不时强调「我跟你们说,是红色围裙阿姨把豆浆变好喝了。」他一直形容感觉,过于抽象 。

我问他:「到底是有多好喝,你可以形容给我听吗?」

他一贯回答我:「你自己去喝喝看就知道了。」

十月份,我去了一趟「在地第一豆浆」,我私讯给绍暐,很不愉快的经验。我有一肚子的气,就用他惯用的方式回覆他,就「感觉很差啦!」「很不 OK 啦。」,我甚至不耐烦地回他:「听你讲话都不準啦。」绍暐狐疑地要我解释,我耐着性子描述给不在现场的他听。

清楚描述画面:说出看到的

週日上午我到了「在地第一豆浆」,点了两碗鹹豆浆、一套烧饼油条和三个萝蔔丝饼外带,担心会洒出来,我把这份早餐供奉在副驾驶座上,旁边还放着我到邮局领的便利箱,宛若坚固的堡垒守护着我的早餐。

一下车,右手顺手拎起塑胶袋,塑胶袋里的鹹豆浆旁边都是溢出来汁液,我以为是我没拿好,才把碗调整一下洒出来的更多了,才发现鹹豆浆的碗压根没盖好,车上都是豆浆的味道。车上又刚巧没了卫生纸,弄得我手髒髒黏黏的,我手忙脚乱地把早餐放在地上,搭电梯回家拿抹布下来擦座椅。回到家,实在懒得打理豆浆,顺手就放在水槽里,烧饼油条和三个萝蔔丝饼也都湿答答的,看了也没心情吃。

绍暐赶忙跟我解释:「哎呀!我确定你不是跟红衣围裙的阿姨买的。因为阿姨都会大手 先把杯盖盖妥,再用五指确定杯盖有没有确实盖好,用布将杯缘擦了一遍,摇了摇杯子,确定豆浆不会洒出来 ,才会把东西乾乾净净地交给客人。」一直到他说出这一段,我才发现他不是惜话如金,是不知道描述细节的重要性。

不知道为什幺我觉得好笑笑了出来,突然想「测试」他,我接着说:「我是不会再去那家店了。」绍暐赶紧接着说下去。

比较日常所见:说出差异化

绍暐说:「这里只卖热豆浆,不卖冰豆浆。你仔细看 只有红衣围裙的阿姨会把杯子细细地擦乾净 ,最主要的是她星期一到五的擦布边角各是用红、橙、黄、绿、蓝不同颜色,同时桌上都有两条擦布交替使用,而且她一有空就去洗,即使是高级的餐厅我也没看过有人这幺仔细处理抹布的。说真的,我们经常外食,这些年都不知道吃进去多少髒东西了。」

绍暐透过这几年的外食经验,说出了关键的差异,这差异不只迥异于家里用餐的习惯,也与其他餐厅呈现明显对比。

带入自身经验:说出个性化

绍暐说:「你们都以为买早餐是生活中稀鬆平常的事情,但对我来说却是意义非凡。我是双鱼座 A 型,就跟星座书上写的一样,双鱼座想得很多、很敏感,我们办公室的同事经常说我很情绪化,我这个人很容易受情绪影响,所以,我就想既然这样的话, 每天早餐看到红衣围裙的阿姨能让我心情大好,就乾脆去跟她买早餐好了 。这就是我坚持提早出门买早餐的原因,我不知道你们相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感受是很个人的情绪反应,就像本能,每个人遇到的状况不同,所产生的行为也不尽相同。绍暐很容易受外在环境的影响多愁善感,当他内心烦乱,光要平抚心情就要一、两个钟头,事情也做不好,他找到让自己在一大早拥有好心情的方法(跟红衣围裙阿姨买早餐),也透过画面描述强化了沟通能力,朋友们都说绍暐变得好相处了,故事力是良性沟通的超能力。

人际沟通推荐阅读

《故事力:TED 专业讲者亲授,职场简报、人际沟通无往不利》

「很不 OK 啦。」只谈「感觉」无法让人身历其境,TED 讲

这里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