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事件 >「我是为你好」的家暴台湾,怪兽与牠们的产地

「我是为你好」的家暴台湾,怪兽与牠们的产地

归属:热点事件 日期: 2020-06-11 作者: 热度: 155℃ 636喜欢

前些日子,我的一位朋友遇上了家暴。基础背景如下:独女、单亲、双亲自幼离婚、父亲曾再婚、继母已逝。父亲为老二,上有大哥下有小弟;父亲与其现任女友有酗酒习惯。嗯……随处可见的基本款。而她的那位叔叔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角。

她叔叔就是俗称的「七逃郎」,说「兄弟」或「流氓」还太高估他了,既没那个脑袋也没那个实力,纯粹就是个欺善怕恶的俗辣罢了,因为犯罪而坐过几年牢大概是那家伙唯一的人生成就。

我没有跟她叔叔面对面接触过,事蹟倒是听闻不少。我朋友有一台汽车,登记在她名下,确实是属于她的汽车。但长年以来都被那位叔叔给「借走」,借去干嘛不知道。只知道我朋友要用车的时候几乎都要不回来:叔叔不还,而且「爸爸脑弱」,总是劝说我朋友:「妳就让他用又不会怎样。」

我朋友因为叔叔借车以及父亲女友的事情,与她爸产生过多次吵架,我曾介入处理过几次。那位「阿姨」常常去她家、住在那里过夜、跟她爸喝酒,喝完酒之后就会起酒疯,尤其是在「她爸不在」的时候(老爸上班去),会对我朋友谩骂、挑衅、酸言酸语。

直到我亲自杀去她家,跟她爸稍微讲解一下什幺叫作《家庭暴力防治法》,外加看她们父女双方大吵、各自崩溃了1、2个小时后,才达成让那位阿姨不再住在她家,而是偶尔前来的共识。也就是说,在我眼中,她爸以前就有「纵容其它家庭成员对自己女儿施行家暴」的不良纪录和印象在。顺道一说,在那位「阿姨」的问题解决前,朋友曾「避难」在我家住了大概半年左右。

「我是为你好」的家暴台湾,怪兽与牠们的产地

说回来那位叔叔。他大概是在外面跑路跑到没得跑了,或者是躲仇家、债主什幺的……无所谓,反正那位叔叔前阵子就这幺住进了我朋友家。夸张的是,她爸让出自己的房间,自己则非常委屈地睡在客厅(2房1厅)。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我朋友领养了一只猫,一只曾经被领养后又被「多次退货」的猫。那只猫常常喵喵叫(不然你要牠汪汪叫吗),叔叔因为非常讨厌那只猫一直叫,以及「他认为我朋友对长辈(爸爸和自己)态度不好」,所以用「代替老爸教训妳」的态度,谯了我朋友……不只一顿。过程几乎都有录音下来。

总共加起来将近半小时的录音,当中有87%都在谯髒话。我很努力地听,试图找有没有符合〈刑法第305条〉(恐吓罪)构成要件的语句,很可惜的是,他呛人都呛一半,通通「擦边球」,也没有出手打人。对于没办法让他「再度」享受全套刑事诉讼程序,我感到非常扼腕。

但这对我朋友而言,已经够恐怖了,因为她本身就是曾长期就诊的双极性情绪障碍(双相性情感疾患、或更为人知的:躁郁症)患者。她面对的是一个因犯罪而坐过牢、情绪控管能力很差、会起酒疯、满口髒话威吓、「不知道什幺时候会扁她」的叔叔。

她感到非常害怕而不敢回家,来我这里寻求庇护,但我自己这边最近家里也是风波不断;资金、人力也短缺,目前暂时丧失庇护所功能,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提供各种受害者或有需要者的短期或长期安置的帮助。在讨论过后,我打了传说中的113保护专线。

由于我朋友状况差到没办法讲电话,所以一开始由我上场代打。我要询问的重点其实只有一项:她是否能获得紧急安置。我对113本身并没有什幺不满,长达43分57秒的通话,对方那边问了很多问题,问得很详细,对我的各种问题也很耐心回答。不过,最终答案也毫不意外地是:没办法。

「我是为你好」的家暴台湾,怪兽与牠们的产地

因此,当晚我安排她先暂居我女朋友家。

没有「立即性生命危险」,不符合紧急安置条件与资格。毕竟她叔叔没有出手打人、没拿凶器,虽然飙骂内容……我对他如此贫乏的词彙运用能力感到惋惜,他可以再骂更多更好的,这样我就可以顺利送他进地检署。

113那边最后表示会请社工与我朋友联繫并安排访视,然后结束通话。只是,事发到现在也超过半个月了,「并没有任何社工访视」。113是通报社会局了没有错,社工也联繫了我朋友没有错,但也只是交代她持续蒐证之类的。嗯,好喔,持续蒐证。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啦!

这就是为什幺我自己对于处理这类型的事情从来不走「体制内处理程序」,因为「没有用」。不,我对于社会局并没有任何怨怼,身为前司法行政基层公务员,我很清楚体制的缺陷,我们人力「超级严重不足」,身在公门里面的大家都是苦不堪言。军公教医护警消都死那幺多人了,我自己好几次差点也猝死在办公桌上(或下班回家路上),我当然知道。

在家暴案件上,「没死人就不会动」,简单来说就是这样。并不是说公务员们不想动,而是没办法动。法规摆在那里,条件、资格等等的规定、限制就摆在那里。还有上面讲到的公务员缺额没补满、人力严重不足问题最重要的:我们死到快没人了。

我们的法警实际人数只有法定编制员额该有的不到1/4(嘿,知道吗?我们的法官和检察官人数加起来比法警人数还多喔),我们的警察还缺数千人,医护与病人比例相差大到吓死人。我们用录事做书记官的工作,然后用工友和司机做录事的工作。

嗯……虽说约聘和派遣是个很糟糕的东西,但最近的倾向则是连约聘和派遣都不找了,找「志工」,免钱的最讚,台湾人的最爱。不过这个以后再说。我们回到家暴。

「我是为你好」的家暴台湾,怪兽与牠们的产地

我朋友的叔叔没有触犯刑法,但符合〈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条第1款和第4款〉对于家暴的定义,家暴确认。我有问我朋友要不要声请保护令,她说这样就会让她爸难做人,而她不想再让她爸更难过。据朋友所述,在她奶奶过世时,她爸曾经答应过自己母亲会照顾这个小弟。

客观来说,她爸的人生并不好过,离婚、低薪、超时工作、过劳、慢性疾病缠身、与亲族相处不融洽……。是,她爸有她爸的苦衷,但很抱歉,在本案上,本人选边站,我站在我朋友这边。多年以来,他的各种烂摊子总是自己的女儿在处理,弄到女儿得精神疾病,然后又纵容自己的女友和弟弟对自己女儿家暴,这严重让我嘴角抽动到抽筋。

先前处理那位阿姨的事情时,我就有跟她爸提醒过:「精神伤害也算伤害,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单纯只是我朋友体贴自己父亲,不然只要我朋友同意,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协助她用〈刑法277(伤害罪)和284(过失伤害罪)、305(恐吓罪)〉送他们进司法程序。

是的,伤害不分肉体和精神,只是精神上的伤害要证明其客观可归责性或相当因果关係有其困难。司法必须是看证据,而不是看心情,尤其是乡民们的心情。

最近因为又死人了,很多人义愤填膺,还包围警察局、殡仪馆、地检署。嘛,人家犯罪是人家犯罪,你们这些家伙在做的事情也是违法甚至犯罪啊!不如先朝你们自己脑袋开上几枪如何?反正脑洞都这幺大了,也没差用子弹再多开几个。

想「执行正义」?请善用〈刑法第23条(正当防卫)以及第24条(紧急避难)〉,还有〈刑事诉讼法第88条(现行犯及準现行犯逮捕)〉。但你们不会去看〈刑诉第89条跟90条〉,而「比例原则」到底是什幺大概也不懂。正当防卫跟紧急避难的众多「争点」更不可能知道。说是为了正义,还不如说是「吃饱太闲、藉机闹事」才是相对精确的。

已经进入到司法程序的,就让程序跑吧。如果真的有那种正义感跟闲功夫想为社会贡献心力,建议先从市面上各种法普书籍和网路上的教学影片开始入手(想要更进阶的,可以去大学旁听或修学分、或购买各国考补习班的课程)。不然那不叫正义,那只是纯粹的暴力!   

要做,请提昇自己的常识和知识、提高敏感度、拿起鸡婆的勇气,不要每次都等到人进了两厅院(医院、法院、景行厅)才开始发挥「机掰的脾气」,自以为捍卫正义,实际上只是脱裤子放屁。

依照官方统计,每年有10几万家暴案件。而隐藏在表面上的官方数字背后的,是不知道多少几倍的庞大黑数。所以我才说,最危险的地方既不是酒店也不是赌场,而是学校及家里。家,对很多人而言并不是什幺他妈的最后的避风港,而是监狱、牢笼。家人,对很多人而言并不是什幺他妈的温暖怀抱,而是恐惧的来源。

被害人不敢报案或者警察吃案当然非常多,但在我介入的家暴案件中,最多的其实是这种状况:认为自己是「管教小孩,理所当然」。「我是为你好」,这面家长最爱打出的大旗,是产生家暴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比例佔最高的。

当我讲解法律规範,说明他们的行为已经超出民法所赋予的惩戒权,离开了合理管教範围,而来到家暴法的定义、甚至成为触犯刑法的犯罪行为,通常那些家长无一例外的都恼羞成怒地对我大吼:「我是长辈!」

还有一定会出现的这句,我个人认为最经典,最能体现出「正港台湾精神」的台词:

是的,亲爱的朋友们,这就是台湾。

怪兽与牠们的产地。